最近更新
 
網站導航:首 頁 >> 走進徽科 >> 員工天地  
美國總統為什么喜歡裝傻
發布時間:2009/6/3 17:47:25  編輯:ahhuike   瀏覽次數:2044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美國總統為什么喜歡裝傻


    從電視里看大選,對英文不好的人來說是最佳的入門聽力訓練。因為候選人一個州一個州地巡回講演,車轱轆話重復地說,一遍聽不懂,還有第二遍,第三遍。同時,講的話全是最簡單的英語,平白淺顯,速度慢,吐字清晰。而且,競選就像是一場橄欖球的超級杯,起伏跌宕,你不會煩。
    不過,剛剛聽懂之時,首先感到的還是對美國政治家的失望。按說,美國人才濟濟,總統又是我們這個星球上權力最大的人。能夠選上的,或者說能夠進入最后一輪競爭的,應該是這個社會中精英的精英。可是聽聽總統候人的講話,實在是簡單得沒有水平。比如克林頓,被有些評論家稱為美國歷史上智商最高的總統,可是他在一次公共集會上這樣演說:“我們的國家要向前進,不能倒退。就像我們手中的錄像機的遙控器,我們要摁前進的鍵,快進的鍵,而不是倒帶的鍵!”這算個什么東西?說這些要什么智商?水平還不如我呢。即使他自己找不出話來講,難道那么多助手、顧問,不能幫助他想幾句精彩的句子出來嗎?
    呆的時間久了,才漸漸明白了其中的奧秘。美國雖然名為民主,實際上還是精英治國。這一點,看看近20年總統的文憑就明白。不過,精英治國和草根民主之間卻必須有個接合點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精英政治家能夠用最粗淺、簡單的話和最“沒水平”的小民百姓對話。不管你的思想有多么高深,你必須能夠用最生動、平白的話向哪怕是大字不識的人表達得清清楚楚。沒有這個本事,你最好還是改行干點別的。
    一個人想成為統治者,必須向選民表明:我是你們中間的普通一分子,我和你一樣,所以才最理解你們的利益。“為民請命”在美國政治中純屬多余。因為小民百姓一人一票,政治權力按人頭平均不比讀書人少。況且人家人數多,集體的政治權力往往比讀書人還大。誰用“請命”?所以精英們在政治上想出頭,不是跟人家“擺譜”,抬高自己,而是低就入伙,設法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小民百姓。
    換句話說,當政治家要能高能低,由高到低的跨度越大,常常就越成功。
布什是一個例子。論他的出身,其實就是個皇太子,是所謂“含著金勺子出生”的特權階層,精英得不能再精英了。然而,他不知道哪里學來一口德州的土腔,而且至今還是一臉傻相。在競選時,他甚至不愿提他在耶魯受過教育。人稱他就像個加油站修車的憨厚的伙計(美國人修車常受騙。也許正因為如此,伙計憨厚不憨厚就顯得特別重要)。歐洲人嘲笑這位德州土老帽兒的無知。殊不知這是他在美國政治中成功的最大秘訣。在選民看來,他是大家中的一分子,笨頭笨腦沒有壞心眼,對他有信任。戈爾則懂得太多,老想教你點什么。腦筋太聰明就難免滑頭。于是大家對他既不喜歡,也不信任。用一句老太太的話說:“我是不會從這么一個人手中買二手車的。他當總統我信不過。”
    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為我們留下了精英主義的文化傳統。士大夫壟斷了文化、道德和價值的解釋權。為了維持這種文化上的既得利益,他們寫文章、說話常常不是用平淺通俗的詞匯把觀點講清楚,而是用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語言折騰讀者和聽眾。這樣做的目的,就是要建立自己的身份,表明自己比別人高。而中國的老百姓幾千年來也養成了一種心態:人家文縐縐地說話自己要是聽不懂,他們首先的反應不是對方狗屁不通,而是“是不是我太沒水平”這樣卑微的自責。讀一些中國的文化人玄玄乎乎的文章,總覺得他們其實是心虛,在唱空城計,所以不敢把話講直講白。因為一旦那樣,人們就會發現:原來他們不過如此!這些人不把人們的頭腦攪渾,自己就沒有飯吃了。
    所幸的是,中國在變化。在未來幾十年,如果沒有什么意外,以下的事情會發生:老百姓變得富裕了,大學教育更加普及,平民百姓表達自己的意愿的欲望更強了,講話的機會也多了。特別是互聯網的出現,讀者可以直接發表意見,提出問題,小民更容易挑戰精英。直來直去的討論方式,將逐漸占據主流。

· 上一篇: 市場眼中的優秀銷售員
· 下一篇: 企業為員工遮風避雨  員工為企業增磚添瓦
】【關閉窗口
版權所有 安徽徽科生物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© 2009 - 2019 AHHUIKE Inc.皖ICP備09010236號
《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》編號:(皖)-非經營性-2019-0019
公司生產地址:安徽省太和縣經濟開發區A區 電話:0558—8215588 傳真:0558-8696288
伊人影院蕉久影院在线,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,免费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,2019最新国产不卡a,香蕉影视在线观看免费,